第20章 白守山与翔云的见面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药彩将白守山安置在客房,交待了红童照顾着,让白药童去给白守山熬粥。她自己去了丹药房,这次炼制的丹药,正好白守山和蒲牢都适用。

    药彩备好洋参2两,鹿茸2两,熟地4两,大云3两,当归2两,黄耆2两,枣仁1两6钱,淮药2两,于术6两,枸杞6两,巴戟4两,菟丝3两,枣皮1两6钱,天雄4两,杜仲4两,茯苓2两,远志1两6钱,淮膝1两,五味2两,菖蒲1两,车前8钱,大枣2两,川姜1两2钱,泽泻8钱,朱砂4两,甘草2两。

    药彩将其化作粉末,再炼蜜为丸,分成两份。一份交给了红药童,一份自己送去了东海龙宫,交给了傲广。她没有去见蒲牢,她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他说有关他对白守山的记忆,只是在寻他魂魄时的假象。

    药彩回到药石山,同时把密封药石山的结界给撤消了。作为医者,她要回到正常为患者治疗的生活中。

    徘徊于药石山下的翔云,看到结界被撤,直接上了药石山上,在豢养狐狸的山洞找到了药彩。

    “可算是见到你了,想见你一面,真真的是好难,好难,比那从阿克伦河里爬出来都难。”翔云见药彩安然无恙,心中的担心一扫而空,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这僵硬是因为长时间不笑,忘记了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了。

    药彩一听到阿克伦河,想到了在蒲牢梦境里发生的事情,不自觉的笑了:“从阿克伦河爬出来有那么难么?你就知道忽悠我。我就从阿克伦河里爬出来过。”

    “啊?啥时候的事情?你能从阿克伦河爬出来?真的假的?”翔云不可思意的看着药彩。

    “梦里。”药彩用手抚摸着从青丘山抓回来的九尾狐。

    “啊?那也算吗?”翔云十分诧异的看了一眼药彩,不自控的笑了,心想:“女子都爱做梦么?梦里的事情能当真么?”

    药彩听到翔云的心声,想笑未笑,心想:“我能告诉你我是去了蒲牢的梦境么?那不气得你立马转身就走了。”

    这就是药彩,不愿意直接的伤害一个爱慕他的追求者,但这也同时给了那些追求者想象的空间。有时不断则乱,善意反而成为一种间接的伤害。

    “你还有事吗?我可有事要忙了。”药彩抱起了那只九尾狐。

    “我没事就不能看看你么?”翔云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噘起了嘴。

    “哈哈哈……看你说得那么可怜,你随意好了。我可是要忙了,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的。”药彩抱着九尾狐走了山洞。

    “不打紧,你忙你的,我在一旁看着就行。或许有时我还能搭个下手什么的。”翔云紧跟在后面。一年时间没见到药彩,他哪里舍得就这样离去。

    药彩抱着九尾狐来到了厨房:“小家伙,对不起了,我得用你来给他们俩个补补虚损。”

    说着,药彩手指一点,九尾狐的脖子上出现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瞬时间流了出来。药彩看着九尾狐的挣扎,流下了泪水。这是药彩的善良。

    九尾狐看着药彩,在垂死的边缘,笑了:“主人,我本是药。那时是你救了我的性命,我的命本就是你的。再者说,我的肉身没了,我的魂魄还在。没准我来生可以投胎做人。莫,莫要,为,为我,难……过……”九尾狐彻底不能再说出一个字来,药彩眼看着九尾狐的魂魄脱离了肉体。

    药彩将九尾狐去其皮毛、五脏和肠肚,并去其头与四足,然后将肉炖汤,分装在两个罐子里。一份送到了红药童手上:“过一会儿,先给他喝一点儿汤,只怕他现在还吃不了肉。”

    翔云跟在后面,看着躺在床上的白守山:“药彩,这家伙是你从堂庭山救下来的?你当真喜欢他?你喜欢他什么?前些日子的密封药石山,就是为了他吧?”

    药彩一听,明白翔云知道了水淹堂庭山的事情了,很快的把翔云拉出了房间,生怕白守山听到。此时,白守山的身体还很虚弱,经不起打击。

    “你先回你的魔界去,我还有点儿事要去办。关于白守山的问题,以后再讨论,我现在没有时间。”药彩很严肃的看着翔云。

    “好,我走,我这就走。”翔云摔了摔手。但他可不像蒲牢那样百依百顺,谁知道他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打算。

    药彩回到房间对红药童叮嘱了几句话,便拿着手上的罐子去了东海龙宫。

    翔云并没有回魔界,等药彩走了以后,他返回了药石山,到了白守山所在的房间里。

    “魔帝八王子可是还有什么事?药彩仙子此刻不在山上。”红药童给翔云施了一个礼。

    “我不找药彩,我是来找他的。”翔云指着床上的白守山。

    “八王子莫要让我为难。仙子走时一再交代,让我好生照顾。如若堂庭山白太子出现什么问题,我不好向仙子交代。”红药童挡在了翔云与白守山的中间。

    “红药童,我不会让你为难,我就是想问他几句话。”翔云将红药童推到了一边。若要真打起来,红药童并不是翔云的对手。此刻红药童听翔云仅仅只是想问几句话,也不再阻拦。

    白守山此刻已经醒了过来,刚刚喝过汤,本想起身坐起来,却又感觉浑身乏力。

    “白兄躺着就是,我只想问几句话就走。”翔云用手示意白守山躺下。

    白守山根本也坐不起来,就躺在床上,用微弱的声音问着:“有什么话,你问吧。”

    “如今你堂庭山已不复存在,你这太子之名也有名无实,你可愿意取消和药彩的婚事?如果你当真喜欢她,就应该为她考虑。现在的你,什么也给不了她。”

    “你,你说什么?堂庭山不复存在?你再说一遍。”白守山因为受到刺激,激发了身体里的所有潜力,强撑着坐了起来。

    “难道你不是东海龙山水淹堂庭山的时候被药彩救回来的吗?”翔云感到奇怪,白守山居然全然不知。

    “东海龙王水淹堂庭山?”说罢,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我一直在猨翼山山脚下,你我见过,怎么就忘记了。”

    “对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看来你是当真不知道水淹堂庭的事情了。那如今你知道了,可否愿意退婚呢?”翔云拍了拍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