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蒲牢的清醒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药彩随跟在傲广身后来到了蒲牢的房间。东海龙王倒算是一个专情的男子,就娶了黑珍珠一个老婆,她本是黑珍珠修炼而成,自取名释怀。这名字的含义就不得而知了。

    “见过王妃。”药彩说道。

    “你,你,你这个妖女,害得我儿好苦。如今还敢找上门来。”释怀站了起来,用发抖的手指指着药彩。

    “王妃,药彩是来给我儿治病的,你不要这样。”傲广把释怀那支放在半空不愿意放下来的手给拨弄了下去。傲广叫释怀为王妃也不知其因,傲广就一个妻子,原本应该叫王后,却偏偏叫作王妃。药彩当然不会去管东海龙王的家事。

    “王妃,我将对蒲牢施法,要取你与东海龙王一升血做为引子,还不知王妃是否愿意?”药彩并不计较,事情本因自己而起,更何况,此时的她太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纵然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世。

    “只要你能救得我儿,要了我的命又何妨?”释怀说着,便自取一刀,和一个没有肉身的海螺空壳,自己在手腕处割了一刀,把流出的血液都盛在了海螺壳里。傲广也随即照样取了自己的血液。

    药彩同时准备好了做法的祭坛,将熬广和释怀的血液一起倒进了自己幻变出的一个铜盆里,在充分的搅均之后,药彩的两支手发出多彩光束,总共有四百七十五种颜色,同时落在蒲牢的四百七十五个穴位之上。其中十四经脉三百六十一穴,奇穴一百一十四穴。

    药彩牵动着光束,对着傲广和释怀说:“把蒲牢平时最喜欢的东西都拿过来,快。所有爱看,爱听,爱吃,爱闻,爱玩的东西都拿过来。”

    “你不早说。”傲广有几分埋怨。

    “我不知道有这样的难度,本以为不需要。”药彩顾不上多说两句,只是自己去了床前,在蒲牢的耳朵边说着什么,除了太极护念,没有谁能听得见。

    随后,用眼睛控制铜盆,将混合的血液洒在那四百七十五个光束上,慢慢的输入蒲牢的身体。

    不一会儿,蒲牢平时的所爱全都拿了过来。

    药彩不停的在蒲牢耳朵边说着一些药石山的事情。不一会儿,蒲牢的房间出现了两个影子,但这两个影子除了药彩和太极护念,谁也看不见。

    药彩看着他们,发愣了,高兴了,笑了。

    “怎么停下来了?我儿还有救没?”傲广着急了。

    药彩并没有回复傲广的话,只是站了起来,断了那手上的光束。只要将两魂引过来,开坛作法的作用也就达到了。

    蒲牢的生魂傻傻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可他的父母却看不见他。药彩一挥手,便让东海龙王和释怀看见了蒲牢。

    太极护念在一旁感叹,用心语讲着:“哎,说是全忘记了吧,这时候,又知道动用念力界特有的法力。本来寻找蒲牢的魂魄,就完全不用灵魂出窍,不出药彩的本体也能看得见,偏偏是忘记了。我也是想等你出来,却是白等。现在却又知道动用念力界的法力,让生者看到魂魄。我应该怎么说你才好呢?你高兴就行,只要别再把我扔下自己跑了,你说啥,便是啥吧。”

    药彩哪有功夫去听太极护念的心声,她直接走到了蒲牢的觉魂跟前:“蒲牢,你终于回来了。你去哪里了,我找你找得好苦。”

    “这是怎么了,我只不过出去玩了一小会儿。”

    “这叫一小会儿吗?都快一年了,你走了一年,我就找了你一年。你也不想想我有多难过。”药彩竟然哭了。或许药彩那自欺欺人的寻找蒲牢魂魄的方法真的骗了自己,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是不是真的爱蒲牢了。

    “好了,别哭啊,你一哭,我的心都快碎了。”蒲牢的觉魂轻轻的为药彩抹去了脸颊的泪水。

    而蒲牢的生魂与自己的父母相见,竟是直接跪了下来:“父王,母妃,儿臣对不起你们。”

    傲广搀扶起蒲牢的生魂:“不说这些,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释怀只是一直抹泪,什么也没有说。

    “母妃。”蒲牢的生魂为自己的母亲擦着眼泪。

    可这时,释怀反而哭得更是厉害,抱着蒲牢的生魂大哭起来,还用拳头一拳头一拳头的在蒲牢生魂背上打着,依然是一句话也没有。

    “都是儿不好,你打吧。是儿不孝顺。”蒲牢的生魂就那样不躲不闪的任凭母亲打着,母亲的拳头又怎么可能有多重呢?

    药彩见是时候了,便拿出了小葫芦,把蒲牢的觉魂和生魂都收了进去。

    “我儿呢?”释怀终于说话了,但依旧抹着眼泪。

    “爱妃,那是咱儿的魂,要回归本体才能病好啊。”傲广还算是清醒。

    药彩随后用手指在葫芦上画了一个光圈:“太上台星、应变无停、护我身形、智慧清明、心安神宁、三魂永固、七魄归位、魄无丧倾,所有魂魄回归原体,助君魂魄成形……”

    稍后,药彩打开了葫芦,只见一个一个光点飞入蒲牢的身体。

    蒲牢开始动手指,头部也在晃动,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药,药,药彩……”

    蒲牢还是太虚弱,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可他的头一句话却是药彩的名字。

    药彩握着蒲牢的手,流着泪答复着:“嗯,我在,我在。”

    傲广和释怀都喜极而泣,扑到床前,异口同声的说道:“我的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我……饿了。”蒲牢双手抓着药彩的一支手。

    “好,好,好,母妃这就给你做吃的去。”释怀抹了抹泪,迅速的转身离去。

    “父……王,我,我,你,你,帮帮,母妃……可好。”蒲牢低声而断续的说着。

    “好,父王这就去,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傲广以为是儿子饿得等不及了。

    “你,你,你们,都,都去。”蒲牢用颤抖的手指指了指房间里的丫环们。其实蒲牢就是想和药彩单独相处一会儿。这样的机会真是不多,至少在自己病前,还从来都没有过。要不是有药彩的其他追求者在,就是药彩救治的患者在,要么就是药彩山上的那些花花草草在。

    “药,药,药彩,你,你,你告诉,告诉我,你,你,你果真,果真,不会,不会和白,白守山,成婚?”蒲牢吃力的问着。

    “蒲牢,先别说话,你刚醒,还好虚弱。”药彩用手抚摸了一下蒲牢的脸。

    “那,那,那个,那个,坛子,坛子呢?”蒲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