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前往猨翼山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药彩未等白守山同意,就拉了他的一支手,凭空消失在堂庭山上。就好像之前一切的误会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让白守山很是觉得奇怪,心想着:“早听说药石山上有一仙子,乃世间绝色美女,追求者众多。这等美貌,这等好脾气,事情过后就忘记的女子,只怕是我也有些动心了。”

    “是么?当真动心了?”药彩笑着看看了飞在身后的白守山。

    “你,你,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心里想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白守山吓了一大跳。想起婚礼当时,可不也是因为自己心里所想,才会造成那一场闹剧么?

    “小子,所以,你有什么事情都瞒不住我的。”说罢,药彩又拂袖一笑,那笑声像银铃一般悦耳动听,有摄魂的威力。

    药彩帮白守山治病,一是出于医者善心,二则想通过与白守山的相处,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隐约中,感觉自己的记忆就是从堂庭山上丢失的。而念祖内心深处不愿意记起是谁的念想,让她又十分排斥太极护念为她恢复记忆。这是一种矛盾,想知道,又不愿意面对。

    “完了,完了,跟你在一起,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什么小秘密都没有了,我还是回去吧,病我也不要治了。”白守山竟然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你说不治就不治了么?平日里都是他们求我治病,我主动给你治,你还想拒绝?”药彩手一点,把白守山给定住了,从右手的食指发出一束多彩的光,将白守山绕住,另一端牵在药彩手上。就这样,白守山被药彩捆绑着拉到了猨翼山山脚下。

    “你暂且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山上找找赤白堂。”药彩放开手中的光绳。

    “你把我解开呀,我这动不了,来个什么蛇,一口把我吃了怎么办?”白守山看着即将离去的药彩。

    “解开是不可能的,你跑了怎么办?”药彩说着,伸出两手,动用法力,为白守山做了一个球形的光团,把白守山包围在光团之内。那光团似有似无,可是念祖的能量圈,除念祖之外,谁也破不了。

    “喂……喂……别走,别走啊,我害怕。”白守山就像个木头桩子一样,被固定在猨翼山的山脚之下。

    “堂堂七尺男儿,还害怕啊?我去去就回。”药彩的声音在山间回荡着,早已消失在白守山的眼前。

    赤白堂乃是猨翼山的山代王,和白玉金差不多,虽然自立为王,却也听命于妖帝。

    药彩在猨翼山搜了个遍,也不见赤白堂的踪影。正在叹气之际,太极护念飞到了药彩眼前。

    “你是啥时候跟来的?我不是把你扔在药石山了么?”药彩诧异道。

    “我说过我不能离开你半步,你怎么又把我扔下了?”太极护念一脸的委屈,但还是接着说:“你是要找赤白堂么?你看这个。”

    太极护念拿出了念力球,让念力球在药彩眼前快速的旋转,不一会儿,空中出现了画面:

    赤白堂眼神呆滞,怀抱着两个魔女……偷空……

    药彩不愿意多看一眼,一挥手,画面就消失在空中:“翔云那个混蛋。”

    在不知不觉中,太极护念又变回太极头饰别在了药彩的头上,药彩也没有反对。

    一个闪影,药彩直接站在了翔云跟前,也就距离两尺之远。

    “嗯?仙子?你法力高深啊,竟然可以毫无声息的站在我面前?没有惊动任何守卫?”翔云大吃一惊,直接站了起来,手上还拎着酒:“仙子是来请我喝喜酒的么?我告诉你,我不去,也别让我去。我若是去了,我还把堂庭山给灭了。”

    “胡闹,我来,是让你把赤白堂和偷空给放了。”药彩没有好气的把翔云手中的酒瓶子夺了过来,一下子扔到了地上,吓得房内的丫环们都愣了神。她们谁也不敢说什么,药彩仙子有谁不识,更是在魔界里无所不知,是八王子的梦中情人。

    “他俩跟我回来,自己不愿意走的,不怪我。要不你去问问他们?”翔云说着又坐了下来。

    “那好,我这就去带他们走。”药彩转身要离去。

    却被翔云拉住了一支手:“你当真要嫁给白守山那个窝囊废?他算什么东西?他已经有十八个妃子了,你何必那么作贱自己?我比不上蒲牢对你的一往情深,我还比不上白守山那家伙吗?”翔云刚说完,又后悔了,提起蒲牢,心里有几分堵得慌。

    当然,一切都是因为药彩,如果没有药彩的关系,他是不可能为了自己打死蒲牢而有任何心结的。

    可一提到蒲牢,药彩心中也十分难受,竟然忍不住落了泪,甚至于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哭。

    太极护念见药彩难受,忍不住用心语对药彩说:“今天你去堂庭山,扔下我时,我去了一趟东海龙宫,蒲牢只是处于昏迷状态,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没死。只是如果长期处于昏迷状态,可能对他也有害而无利啊。”

    “什么?”药彩顿时惊讶道。

    “什么和什么?难道我说错啥了?”翔云听不到太极护念的心语,以为药彩是在和自己说话。

    “没有,我只是有点儿急事,马上要走。关于赤白堂和偷空,你可以选择自己放了他们,或者等我忙完过来带走。”药彩说完,一个闪影,就消失在翔云的眼前。

    “仙子何时练得如此厉害了?真是越来越让我着迷了。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嫁给堂庭山那个废物。”翔云说着,去了十大魔女的闺房。

    “这两个,我不能留给你们玩了,我得带他们走。”翔云对十大魔女说。

    “也好,要不你留下来陪我们玩?”红衣魔女陆丝雅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嘴里轻轻的咬着。

    “姐姐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了,咱们的八王子,那是为了药彩仙子守身如玉的。自打认识药彩以后,就多少年不占女色了。”黑衣魔女萧迷芳妩媚的向翔云抛了一个媚眼。

    “懒得和你们说,我还有要事。”翔云说着,在赤白堂和偷空的眉眼中心点了一下,一手拉走一个,就从十大魔女那里走了。

    出了魔界,翔云道:“你们各自回吧,我有事先走一步。”

    翔云又去了堂庭山。

    赤白堂和偷空各自向自己的领地去了。

    而药彩直接走了东海龙宫,竟然忘记了白守山还被定在猨翼山山脚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