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立太子妃的消息传遍各界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有时候片刻的犹豫,可能会让自己少做一件错事。本想杀了白守山的,此刻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了。

    杀了他,该发生的事情也应该发生了。不杀他,或许可以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结束自己单身的生活吧。但就这样嫁了自己,又有些心不甘,却又说不上是因为什么而心有不甘。

    “这件事,容我再想想。”药彩说着,转身就想离去。

    “就这么算了?”红白二药童都很吃惊的问着药彩。

    在他们的心中,仙子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再说,就算要嫁,也轮不到眼前这个有着十八房太太的花花公子。要知道东海龙王四太子蒲牢,可一直追求着药彩。哪怕不选择蒲牢,也还有很多到如今单身着,等待着药彩仙子的男子。

    以原本药彩仙子的性格,当然不会就此算了。可此时的药彩,是被念祖附身,而又忘记念祖身份的综合体。

    这个综合体,有着药彩的所有记忆和法力(除了那被白守山抹掉的那一个月的记忆),还有着念祖的能力和思维方式。念祖是能忍天下不能忍之事,容一切不应该容之事的万物之主,从来都不会让任何生灵死于自己手上的。

    药彩没有回答两个药童的话,只是径直走向洞口。两个药童只有拿起药箱跟随着药彩。

    “我何时去下聘礼啊?”白守山追上去。

    走出洞口,药彩看到了那守在洞口的一百个身穿铠甲的士兵,淡淡的笑了一笑,衣袖一浮,所有的士兵都倒在了地上。

    白守山追到洞口的时候,药彩已经和两个药童腾云而去。白玉金走到洞口,眼看着洞口还没有爬起来的士兵,头上直冒冷汗,心想:“倘若今天药彩想要杀了小儿,只怕是谁也阻挡不了。”

    药彩回到药石山,总觉得是丢了什么似的心神不灵,却又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

    太极护念感觉念祖回来,就立马飞到药彩身边。药彩很奇怪的看着那太极头饰,用手指着:“这是哪里来的?”

    红白二药童一听,对视了一眼,看着药彩:“仙子,这不是您的头饰么?怎么忘记了?”

    太极护念一听,坏了,念祖忘记自己是念力主的身份了:“主,我至高无尚的主,您把我忘记了?”太极护念用心语对药彩讲述着。

    药彩用手拿起了飞到眼前的头饰:“我确实想不起来我曾经有这么一个头饰了。”

    红白药童又对视了一眼,心想:“仙子是不是受刺激了?失忆了?”

    可这样的心里想法,对于被念祖附身的药彩,那和直接用嘴说出来没什么两样。只是药彩见他们并不是用嘴直接说的,也就没说什么。

    药彩也在想:“我好像是有一段记忆空白。难道我真的是受什么刺激失忆了?我今天是怎么跑到那个白守山床上的?我怎么就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呢?”

    太极护念一听到药彩这样的想法,大惊,在药彩手上颤抖着,用心语对药彩讲:“我说我不能离开你,你非要自己去。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药彩一听太极护念的心语,吓了一跳,用心语回复着太极护念:“你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完了,完了,我的主真的不记得我了。”太极护念用心语继续讲着:“主,赶紧找个地方,我帮你恢复记忆吧。”

    “药童,我累了,去休息一会儿,山上的事情,你们先代我处理了。如有求医求药者,让他们先等着。”药彩拿着那个太极头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两个药童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个“是”,便各自去忙了。

    “主,盘腿坐下,让我来帮你恢复记忆。”太极护念说道。

    药彩听了太极护念的话,在床上盘腿而坐。此时,太极护念变成一个很大的太极平铺图,铺在房间的地上,并将药彩引到了太极图的正中央。

    正当太极图变成千万丝线般,想要把药彩包裹在内的时候,药彩一个飞身飞出了太极图:“你要干什么?”

    太极护念很无奈,化作人形:“主,你丢失了记忆,我帮你恢复记忆啊。”

    虽说太极护念化作人形时,别人看不见,但被念祖附身的药彩,却是可以看到的。

    药彩用眼睛扫了一下太极护念:“好强的法力,还是雌雄同体?你是哪里来的怪物?何时到的我药石山?还是从实招来。”

    “主,你就让我帮你恢复记忆吧。帮你恢复了记忆,你就什么都能想起来了。”太极护念上前想拉住药彩。

    “干吗?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药彩一个闪身躲开了。

    “我是你的护念啊,主,我是跟着你一起来的药石山啊。”太极护念哪里是念祖的对手,就算是念祖没有了对念力界的记忆,可能力却不会有丝毫减弱,又怎么可能抓得住被念祖附身的药彩呢?

    “什么护念?什么主?你说的我一个字也听不懂。”药彩很纳闷的看着眼前这个身着太极服饰的雌雄同体的怪物。

    “等我帮你恢复了记忆,你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太极护念说着又想去拉药彩。

    “休想占我便宜。再说,我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嫁给白守山了。烈女不侍二夫,男女授受不亲。再说了,帮我恢复记忆,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什么事情就可以了。你一次两次的总想把我抱你怀里是个什么意思?”药彩手一点,把太极护念定在了眼前,自己坐到了床边,看着太极护念,像是在等他给自己一个说法。

    “我,我,你让我怎么说?”各界都没有对念力界的记忆,这让太极护念从何说起?

    “你只不过是想找机会占我便宜吧?给你机会说,为何什么也不说了?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丢失了一部份记忆。原本想让你帮我找回。可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许这就是命吧。有时候失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记得也就没有烦恼了。想不起来反而更好。”其实,在念祖的深层记忆里还是有一些波动存在,那个波动让念祖自己选择了忘记,才会本能的排斥太极护念为自己恢复记忆。

    太极护念没办法,连打算怎么做都不敢想,他不敢想,一想就会让药彩知道,只能沉默。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堂庭山就已经派出了山上所有的士兵,向各界传话说药彩仙子已经是白守山的太子妃了,将会择日完婚。药彩仙子的婚礼,只怕是会惊动各界生灵帝王都会参加。

    东海龙王四太子蒲牢,听到这个消息,片刻也在龙宫里呆不住了,化身为龙,就直接飞到了药石山。

    药石山虽说空中也有结界,但对蒲牢,向来是打开的。因为蒲牢对药彩仙子的一往情深,深深的感动了药石山上的所有生灵。

    平日里,不管药彩让蒲牢做什么,蒲牢都会认真的去做,哪怕只是药彩戏弄蒲牢的,蒲牢也会当成正事一样,很认真的去完成,且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在蒲牢心里,只要仙子交代的事,不管大小,就是要了他的命,估计他也会毫不犹豫。

    药石山上,曾经也有花仙、树仙、狐仙等等美女试探蒲牢,但蒲牢却无一入眼,心里眼里全是药彩。

    蒲牢直接落到了药彩仙子的房门外。药彩当然知道是蒲牢来了:“进来吧。”药彩说话之间,点了一个太极护念,太极护念重新化作头饰别在了药彩头上。

    “没有让二位药童禀报,我就直接上了山,您别生气。”就在蒲牢十分气愤的状态下,还担心着自己的冒昧到来会让药彩生气。

    “没事,你如此匆忙的过来,想必是出了什么事,我又怎么会怪你呢?”药彩示意让蒲牢坐下说。

    “你要和堂庭山那个花花公子白守山成婚?”蒲牢哪里坐得下来,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虑。他觉得一切可能只是谣言。先不说他并不认为药彩会认识白守山,更别说,平日里成天来缠着药彩,追求药彩的,根本就没有白守山那么一号。再说,他并不觉得药彩会看得上白守山那么一直花花公子。

    堂庭山会出名,还得仗着白守山的情感泛滥。没有白守山的到处招惹美女,还不能让堂庭山那么出名。

    “谁说的?”药彩吃惊的站了起来。

    “我就说嘛,这一定是一个谣言,怎么可能的事情。”蒲牢一听立刻变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笑着坐到了离床两米远的圆石桌旁。

    “我只是说我还得考虑考虑,怎么就那么快传到你耳朵里了?”药彩当然不满意堂庭山上那里个白猿的做法。

    这个主意,正是白守山出的,事情传开了,再等药彩仙子发现自己怀孕了,就没有退路了。先前知道自己怀孕的记忆被白守山抹去了,当再重新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药彩仙子应该会直接想到那个孩子的父亲是白守山。

    这就是白守山的计谋。同时,白守山也想用此计激怒曾经那个让药彩怀孕的负心汉。或许不会有任何用,如果那个负心汉没有良心到完全忽视药彩的存在。这一点白守山只是抱了一丝不可能出现的希望。

    “什么?考虑考虑?那就是说他们说的是真的?”蒲牢一听这话,一下子从凳子上蹦了起来,脸色如石灰一般难看。

    “什么真的假的?我又没说我一定要嫁,只说考虑考虑。”药彩走到蒲牢身边,把蒲牢按坐在石凳上,给蒲牢倒了一怀茶。

    蒲牢的心里仍然不是滋味。他曾经多少次向药彩求婚,药彩都没有说过要考虑一下这个话。

    但他得到药彩并没有答应的回答,在他的心里就是药彩已经拒绝了白守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