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堂庭山出诊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念祖自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呕吐,附身于药彩,自己怀孕的事情不能改变,同时也会带给被附身的药彩同样的怀孕迹象。只是,念祖是无法通过被附身者的肚子把孩子生出来的。原本已经暂时的忘记了那个头疼的问题,如今又不得不想起来。真所谓是:

    几度徘徊

    也没能忘记那曾经的不应该

    就算是在梦里

    也逃避不了悲哀

    不管如何逃避

    存在的依旧存在

    不管是否承认

    问题还在那里

    “护念。”念祖无声的流下了两行泪水:“如何是好?”

    “我?我……”太极护念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不想看到念祖如此伤心,不知所措的样子,但凡可以让念祖不难过,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正在此时,药童走进了:“禀报仙子,堂庭山白猿猴王白玉金求见。”

    “带他到茶楼见我。”药彩示意药童,随后就飘身去了药石山的茶楼,就好像之前从来没有想起过那样一个头疼的问题。其实也是念祖自己存心的逃避那个问题。

    不一会儿,药童就带着白玉金来到了茶楼。

    “仙子,还请您去我堂庭山为我儿看病。”白玉金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为何不把你儿子带过来?”红药童有些不满意。要知道仙子很少出诊,就是玉帝、妖帝、魔帝、鬼帝等等帝王,要请仙子看病也是自己过来的。

    “我儿他并不承认自己有病啊。可是自从他成婚,如今妃子已有十八个,却自今也无子嗣。我还想要有孙子,将来继承他的王位呢。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实在是出于无奈,还请仙子通容一下,随我去一趟。”白玉金说着跪了下来。

    “白大王何需如此大礼,我随你去就是。”药彩起身将白玉金扶了起来。这白玉金有十一个孩子,却只有第六个是儿子,其余的都是女儿。白猿以儿为贵,自是要传位于儿子。

    “药童,你们收拾药箱随我走一趟吧。”药彩看了看红白两个药童。平日里,两个药童就是自己最好的助手,出诊自然要带着他们。

    “只是,只是,我们都走了,谁来看守药石山啊?”红药童摸了摸脑袋:“五味子去神界给二公主送药去了,飞廉去东海给四太子送药去了,云实去魔界送药了,云母去修罗界,空青去招摇山了……玉泉去妖帝皇宫了。现在有能力守山的就我们了。我们也都走了,谁来守山呢?”

    “这好办。”药彩把头上的太极头饰拿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

    “主,不可以。我不可以离开你,一刻也不行。”太极护念用心语对念祖讲着。

    “有什么不可以,你就给我呆在这里守山。要知道这药石山可关系到各界,各界也都想争为己有。”念祖用心语回复着太极护念。

    “我有保护你的职责。绝不能离开你半步。”太极护念用心语讲着,就想再飞到药彩的头上。

    “你给我呆好了,药石山要有什么问题,我拿你试问。你不用担心我,我能有什么事?想死都死不了的主,还会有事情发生么?”念祖拿手指把飞在空中的太极头饰又给点回了桌子上。

    念祖完全可以走出药彩的身体,让药彩自己决定。但念祖是想让自己忙一点儿,或许忙一点儿,就可以暂时的逃避一些问题。而太极念力此时只好老实的呆着,主的命令还是不敢违背的。

    红白药童很奇怪的看着那太极头饰,他们不知道仙子何时有了这么一个头饰。平时可是一直都是红白两位药童在伺候着药彩仙子的一切日常生活。

    白药童本想拿起那太极头饰好好看看,没料想,太极头饰的一个闪光,把白药童震得跌坐在地上。红药童也因此打消了想拿到手上一看的想法。

    两个童子自认法力还是可以的,守山都不是问题,却没想经不起太极头饰的一道光芒。虽说不知道从何而来,但从药彩仙子头上拿下来的,他们是不会有半分怀疑的,还以为是他们自己的疏忽,才不知道仙子还有这样一个头饰。

    “别看了,还不收拾药箱跟我走。”药彩看了看红白药童。

    不一会儿,红白药童就把药箱准备好,站在了药彩的身旁。一片云彩在药彩、白玉金和红白药童的脚下飘起。

    很快就到了堂庭山。堂庭山上长着很多棪树,棪树上的果子到变红的时候就可以吃。那是一种圆圆的果实,有拳头大小。

    堂庭山上还有很多水晶和金矿。因为白猿的智慧而统治了整个堂庭山。白玉金正是统治这片山林的白猿,自称为王,不过是占山为王,只管这一片山林。其实他也要受妖帝的制约。妖帝见白玉金只是管辖于堂庭山一个山域,且依然听命于他,便对白玉金自封王的事情没有多加追究。

    在白玉金的带领下,来到了他儿子白守山的洞口:“你们稍等一下,我先进去看看。”白玉金很恭敬的对药彩说着。

    “好。”药彩点了点头。

    白玉金是想先进洞擒住自己的儿子,再者,不知道儿子在洞里做什么。白守山是一个花花公子,因为是太子,又是独子,平日里白玉金是对其溺爱有加。

    白玉金走到洞里,白守山还在左拥右抱。白玉金二话没说,一把抓住了儿子的手腕,吓得两个妃子都站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们都先出去,小桃,你出去的时候,叫洞口的药彩仙子进来。”白玉金看了看洞里的所有女子,特意看了一下小桃,小桃是太子的丫环。

    太子妃只好带着丫环们走出了洞。小桃并不认识药彩仙子,但洞口站着的只有药彩和两个药童,便直接走上前示意让他们进去。

    药彩走进洞中的那一刻,白守山的眼睛都直了,几乎处于愣神的状态。

    “你给我坐好,老实点儿。”白玉金正将儿子按坐在石凳上,突然发现儿子不反抗了,再一看儿子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平时,要是白守山看上了堂庭山上那个姑娘,白玉金是肯定想什么办法也得满足儿子。可药彩仙子是各界都敬畏有加的仙子,白玉金还得罪不起。又见药彩没有半分不自在,才又将那份尴尬收了起来。

    “父王,要让我看病也可以,你也出去。”白守山用那发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药彩,一刻也没离开过。

    “我是你爹,你还怕我知道不成?”白玉金其实明白儿子的想法,但他不能让儿子做出过份的事情。

    “白大王,你也出去吧。药童,你们也出去,在洞口守着。”药彩说着,坐在了白守山的对面。药彩明白,这种病,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也理解患病者的心情,才让他们都出去。

    “你最好老实点儿,好好让药彩仙子给你看病。”白玉金走的时候,还不忘记警告自己的儿子,始终是有几分担心儿子会做什么越矩的事情,可是药彩都让他出去,也只好出去。

    红白药童倒没有半分担心。至于刚进洞时,白守山那眼神,平时在药彩身边也没少见其他男子那样看着药彩仙子。更是认为,还没有谁能欺负仙子的。他们放下了药箱,便出去,守在了洞口。

    “美人儿,我跟你商量一个事情呗。”白守山说着坐到了药彩的旁边。

    “什么事?如果说是让我对你的病保密,你大可放心。你没见我连我的药童都叫出去了么?此事,就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者知道。”药彩微微的移动了一下,因为那白守山近到快贴到自己身上了。

    “我没病,谁说我有病的,我从来就没生病。”白守山一听说病,就有些气愤,还站了起来,背对着药彩。

    正在这时候,药彩又呕吐起来。

    “你怎么了?要不要把你的药童叫进来?”白守山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走到药彩跟前,用手为药彩拍打着后背。

    “不用。”药彩并不希望这件事情让药童知道。

    白守山像是看出了什么,又想起自己母亲怀妹妹的场景:“你怀孕了?”

    “胡说。我没有。”药彩可是还没嫁人,未嫁先孕,只怕是会影响到她到各界的声誉。

    “不可能,我一定没说错。要不这样吧,你就跟我父王说我没病,我本来也没病。我也把你怀孕的事情保密。你看如何?”白守山此时好像异常的兴奋。

    药彩愣了下来,却没想,就在她发愣的时候,被白守山洒了迷香。要是在正常状态下,药彩是不可能中迷香的。如果念祖没怀孕,就是药彩被迷晕,自己也不可能会晕的。可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