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念祖的心疼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念祖的整个身体在宇宙的空际来回的翻滚。爱念力从来没见过念祖这般模样,吓得脸色苍白:“主,你怎么了?”

    太极护念从念祖的头上下来,就地悬空盘腿,不停地向痛苦针扎的念祖用兰花指输送着念力。只是一点儿好转也没有。

    心疼的感觉,如同千刀万剐,像有亿万颗针同时扎进了心里。瞬间疼痛到麻木,又瞬间恢复了知觉,再次感受有如手术过后,麻药失效的疼痛。那整个心就像已经被切碎,又被带被无数刺的铁纱网拢到了一切,不时地收缩着,挤压着,狰狞般狂笑着,看着从心里渗出的血液和伤痛。

    ……

    精灵界的邪思念此时正搂抱着五十岁的小女孩儿米多莎享受着鱼水之欢。温泉的洞口之外,还有那一个怀揣着嫉妒的精灵沙雅,十指扣在洞口的石头上,挖出深深的十指印。

    ……

    劫缘的独立空间里,黑面佛还在找机会和劫缘搭讪:“老吃这些果子,有啥意思?”说着,右手一摊,手上多了一盘糖醋鱼,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

    “问题是,我喜欢吃素,比如说青椒土豆丝。”劫缘看也没看黑面佛手上的那盘糖醋鱼。

    “你看。”黑面佛把糖醋鱼在一挥手之间变没了,换成了一盘青椒土豆丝。

    “可我不喜欢这样幻变出来的,我喜欢动手现做现炒的,那才有味道。”劫缘依旧头也不回的答道。

    “问题是这变出来的,味道绝对符合一级厨师的水平。”黑面佛看了看瞪着他的劫缘:“好吧!”说着凭空幻变出灶台、铁锅、铲子、土豆、青椒、菜板、菜刀以及各种调料。

    “不许动用法力,自己切菜炒菜。”劫缘用手指了指黑面佛。

    黑面佛何曾切过菜啊,拿着土豆蹑手蹑脚的样子,就像八个月的婴儿拿着筷子学吃饭的模样。这一搞笑的动作,引得四大神兽和四大凶兽都跑到芦草屋门口观看起笑话来。

    黑面佛一刀下去,整个土豆一切为二,自己的一根手指头也切掉了一根。只见那被切下的手指头掉到地上,瞬时间变成了煤炭。黑面佛只好弯下腰,把那掉地上的煤炭捡了起来,重新接到手上,再次长出断指。

    如同的动作不知道重复了多少回。最后,他索性双手握刀,一顿乱剁,把土豆剁成了细沫。对待青椒也自然是同样的。接着,手忙脚乱的生火,把土豆和青椒一起倒下了锅,然后再加上油、盐、醋、酱油、糖……反正能放的调料都放了进去。

    好不容易,起锅了,那颜色,自己看着都难受,就跟煤炭差不多:“劫缘,我炒好了,可是……可是……”黑面佛没好意思说“不知道这还能吃么?”

    “嗯,我知道了,可是我现在不想吃。你所这青椒土豆丝给用恒温热在那里,等我想吃的时候再吃。哦,对了,你得先把青椒挑选出来,放在一边,青椒可以不用保温,一保温一会儿就黄掉了,就不好吃了。还有,我希望是你自己一个一个挑出来的,而不是用法用。”劫缘依然没有看黑面佛,更不用说是他炒的菜了。那青椒,只怕是用不用保温,都会一直是黑色的。

    黑面佛自然是不懂这些的。他开始用筷子把自己切得碎碎的青椒沫一个一个的用筷子往外挑:“这才是真正的鸡蛋里挑骨头。”那四大神兽和四大凶兽是早就在门外看得大笑起来。

    “哎!这回你算是把词对了,不懂的词就别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对了,我告诉过你,鸡蛋里真的能挑出骨头来,你忘记了?”劫缘一边帮思夜扎着辫子,一边说着:“思夜,你父亲姓念,那你也有了姓了。以后思夜就算是你的小名吧,大名让你父亲回来给你取。”

    ……

    神界的陆吾神如饿虎扑食般急急的踏着虎爪,摇摆着九条尾巴,就冲到了玉帝跟前,连通报都没等。此时,玉帝正和王母娘娘下棋。

    “陛下,出怪事了。”陆吾神慌张的说着。

    “何事让你如此失态?”玉帝停了下来,正面看着陆吾神。

    “四大神兽和四大凶兽都失踪了。”陆吾神幻变成人形,抹了抹汗。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如今天下太平,他们想休息休息,玩耍一翻也没什么不可以。”玉帝说着,想继续下自己的棋。

    “不是,是他们在神界消失了。”

    “不可能的事情,自从去往各界的通道被不明原因封闭以后,神界的各种生灵都出不去。我倒也省心了。偶尔神界多出一个神,还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修炼成神,就自然进来了。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我都替他们悲哀。”玉帝完全不相信陆吾神的话。

    “陛下,我说的都是真的,整个神界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然后,我就去看了看通往各界的通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那些通道神奇般的被打通了。如今真的是不知道他们会跑到哪一界去啊?”陆吾神深深的鞠了一躬,同时也有所担心。

    “此话当真?”玉帝顿时站了起来。

    “绝无虚言。”说罢,陆吾神又鞠了一躬。

    “哎呀呀,我曾经派了那么多的天兵天将去疏通通道,都是无功而返,如今自己通了,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通的。看来习惯于某种失败而不去关注也是一种错误啊。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奇迹发生呢?”玉帝掠着自己的胡须:“既然各界通道已经打通,还是速速追查四大神兽和四大凶兽的去向,查到后,赶紧向我禀报。”玉帝用手指了指陆吾神,心想:“多日无事可做也甚是无聊啊。”

    “回禀陛下,我们已经私自去往各界寻找,不见其踪影,这才甚为紧张,向您禀报。”陆吾神说着,用手抹着汗珠,害怕玉帝责怪。

    “什么?没了踪影?就算是死了,鬼界也能找得到。再查,再查。只要不是跑到冥界去了,定将他们给我抓回来。”玉帝也有些感觉事情的严重性。

    ……

    邪思念在临幸了米多莎之后就离开了精灵界。这精灵界的女精灵们都想与邪思念有肌肤之亲,最好是有鱼水之欢,那是因为,一旦被王所临幸,就能在魔法上得到很大程度的提高。

    邪思念离去后到了一个贪嗔痴的独创空间:“混帐,我让你们把那思夜给我抢来,怎么会失败?我可是算好了时间的,去了以后,抢了就走,不可能不成功。”

    “邪主,我们想把那里的所有成员都带回来,后来发现不可能,已经晚了。”贪念力道。

    “我是让你们执行我的命令,而不是自做主张。念力主会给你们思考的空间吗?”邪思念气愤的在贪念力的脸上来回煽了几个耳光:“我绝对不允许思夜的存在,绝对!明白吗?可就凭你们的能力,抓到她就已经不错了,灭了她,你们还没那能力。”

    ……

    念祖不知道自己在宇宙中疼了多久,难受的时候,时间总是会被无形的拉得长而又长,长到一秒钟可以像十年的孤独那么难熬。终于不再疼了,也不知道是太极护念的护法起了作用,还是疼痛自己过去了。

    这种疼,是一种心灵的感应,是心中最为牵挂者背叛了自己时才会有的感觉。

    念祖大汗淋漓的起来:“回念力界。”念祖很吃力的只是说了如此简单的几个字。

    爱念力和念祖回到了念力界。念祖什么也没有说,自己去了念力界的平衡阴阳树,站在树下,仔细的数着平衡阴阳树上的平衡果。

    此时才发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少了两个平衡果。要知道,那平衡果,可以用来自创一界与其他各界平等的界,也可以让一个被灭亡的界起死回生。

    随后,念祖来到了波动池和定格池。波动池是可以看到自己曾经所做的一切,只是需要耗费一定的念力,当从波动池出来,还会有一段时间要经历抽筋去骨的疼痛,以警告遗忘者。

    定格池,其实就是一个穿梭池,可以回到过去的任何一个时间段,算是一个时光传送器吧。所谓定格,就是曾经所发生过的事情,就算是再一次回去,除了能看到整个事情的经过,但不见得能改变结局。

    念祖想了一想,把太极护念从头上摘了下来,自己跳进了波动池。

    “主,你不可以,你怎么可以?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的,不需要这样折磨自己。”太极护念爬在波动波边上,嚎了起来。许是后悔自己没有能真实的恢复念祖的全部记忆,才让念祖做了这样一个选择。然而,后悔并不能改变眼前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