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意间的收获,多出的一界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断情听到这声音,在瞬间消失,寻音而去,只想找到声音的源头在哪里。念力主可以十分确定,那是痴念的声音,但这声音强大了很多,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

    痴念是绝对不容许念力主找到的,因为就如今的实力,着实不能和念力主一拼,一旦相逢,必是逃不过被抓回念力界重新修炼的结果。

    劫缘好不容易找到了孩子的父亲,就这样一下子没了踪影,顿时没了方向,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然后蹲了下来,抱着自己就痛哭了起来。因为她不知道,断琴是否就这样一去不回了。

    这让爱念力看了也十分心疼:“劫缘,别这样,主只是去一小会儿,一会儿就回来了。”

    “您是?您和您说的主是什么关系?是他的正室,还是妾室?”劫缘抬起头,用湿透的双眼看着被爱念力附身的媚君。而且,劫缘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媚君也是被附身的,只是,她不会去挑明这一点。

    “啊?这个,这个不好说,不能说。”爱念力完全没想到劫缘会如此问,当爱念力在劫缘手上摸到劫缘对念力主执著而强烈的爱时,更是不愿意去伤害眼前这位姑娘。

    正在此时,断琴已经回来了,只是一个闪影,就又出现在了劫缘的跟前。

    眼看着劫缘一副泪眼婆娑的样子,不尤地心生了怜悯之情,双手把劫缘扶了起来:“我不值得你如此。”

    “不,值得与不值得并不是你说了算的。值得与不值得应该由我自己说了才算。虽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更或是我连你属于哪一界都无从得知。但我爱你的心,是真实的,不能更改的。”劫缘抹去了脸颊的泪水,用一种很坚定的眼神看着断琴。

    “您能告知我,您是?”黑面佛胆战心惊的来到断琴跟前。

    “洞主,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是谁。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你大难临头了。所以,我希望从此刻开始,希望你能寸步不离的在我身边,保你周全,也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断琴面向黑面佛,所想的不单单是黑面佛的安全问题,而是可以从他的身上,找到贪念的所在位置。

    而此时,让断琴更为吃惊的是,看到了怀桂的背上也闪烁着“痴”字:“怀桂,你过来。”断琴向怀桂招了招手。

    “在,主。”怀桂走了过来,跟着爱念力也叫断琴主,虽然他并不明白这个“主”到底是意味着什么意思。

    “你也跟在我身边,不要问为什么,我把刚才那个万里传音也同时告诉你,如果你想救她,请跟在我身边。”断琴拍了拍怀桂的肩膀。

    “好。”怀桂没有多说一个字,而这一个“好”字说得也是那么沉重而确定。因为失去雨茉的痛苦还在他的内心强烈的荡漾着悲伤。只要能救雨茉,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让自己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也绝不后悔。

    断琴拉起了劫缘的手:“走吧,让我去看看我们的女儿。”

    “嗯!”劫缘点了点头,竟然能在空中画一个穿梭门,那可是只有念力主才能做到的,做念力主的女人,居然还能有这等好处?

    这让爱念力和太极念力都十分的吃惊,当然,断琴也是同样的吃惊。跟着前去的,还有那没让跟着的傲翔。因为断琴并没说什么,劫缘也没有阴止,就让她跟了去。在劫缘的心里,还存在着一种疑惑,把傲翔看成了是断琴的某一个相好。至于断琴,满心思都在那个没见过面的女儿身上,自然是顾及不了太多。

    穿过穿梭门,来到一个庭院。那里,有着水池,水池里种着荷花。沿着池悬浮于水面的大理石小道,再穿过池中央的一个八角亭。那把角亭子居然在八个角上有着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与四大凶兽饕餮、混沌、穷奇和梼杌的雕塑。每个雕塑的表层还有着一层光芒,时隐时现的闪烁着。

    过了那个荷花,来到一个芦草屋,那芦草屋房顶的芦草都闪耀着多彩的光芒。而那光芒并非是屋顶芦草的光芒,是屋内的一个无知物的光芒透过屋顶而折射出来的效果。

    所有成员均在门口停下。

    断琴,太极护念,以及被爱念力所附身的媚君,只是稍停了一小会儿,就直接走了进去。

    这时,劫缘在后面喊着:“等等,那个,那个~~”还没等劫缘把话说完,断琴,太极护念和媚君已经走了进去,而且安然无恙。“屋里被我设了八卦阵,等我解除以后,再~~”劫缘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八卦阵,几千年来无人能破,无一不是入内必死,而今,却如同虚设,完全没有起到一点儿作用。

    但她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于念力界的任何一个成员来说,都是小儿科,有和没有,没有任何区别。

    在屋内的小床上,襁褓中有一个女婴,除了能看出是一个女婴之外,脸上没有五观,就连四肢都是那么模糊不清。整个婴儿只是一个光团,七彩斑斓的光团,没有实体,透明到可以看到五脏,连心跳都是那么清晰可见。

    劫缘走进了屋里,扑到了断琴的怀里:“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好,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女儿。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我求遍了各界神医,地狱的,仙界的,妖界的,神界的,魔界的,修罗界的,连那不问世事的精灵界我也去了。无一能治好我们的女儿。”

    “精灵界?”这是断琴,太极护念和爱念力同时发出的声音。

    “夫君,我都能因为您的一夜甘露恩赐而到达精灵界,您应该并不难,这是怎么了?”劫缘止住了泪水,有几分不解的看着断琴。在太极护念为断琴恢复记忆的时候,并没有提起有关精灵界的任何消息。而太极护念从来都不会有所遗漏与错误。

    此时最为难过的是太极护念,难道自己失职了?要知道,如此的失职很有可能被念力主撤消了现有的职务。太极护念盘坐在地上,努力的搜索着所有的记忆。所搜索的记忆是,精灵界被灭绝的消息。精灵如今当真还存在么?太极护念也产生了怀疑:“你确定是精灵界么?”太极护念抓住了劫缘的手。

    “当然,我没必要拿女儿的事情开玩笑。”劫缘有些恼怒的看着太极护念:“而且是在前年的事情。我请了精灵界的长老们来为女儿看病。”劫缘的话更是让太极护念糊涂了。

    如果说劫缘说的时间再早一些,或许还有可能,但在太极护念的记忆里,精灵界早在三千年前就被毁灭了。而那时,念力主根本无心顾及精灵界的事情,只能任由一切发展。

    “先不说这个。”断琴打断了太极护念。太极护念自是不敢违背主的任何旨意。只见断琴拿出了念力球,悬浮于女婴的上空,高速的旋转,快到看不见是在旋转。

    只见女婴快速的成长,并现出了人形,如同一个两岁的孩子,站到了地上,身上依然散发着多彩的光芒。那长发,长到可以着地,不再是透明的婴儿,而且发出了孩童般的笑声。

    劫缘一见,自然是大喜而啼泪,上前抱着自己的女儿:“思夜,我的女儿,你终于好了。”说着,不停地在女儿的脸上亲吻着。劫缘为自己的女儿取名思夜,是想让自己永远记得那一夜。母亲对孩子,永远是那么无私的爱着,只要孩子健康,就可以忘记所有的心酸:“快,快见过你父亲。”说着,劫缘抱着孩子看着断琴。

    “嗯?父亲大人?”思夜歪着脑袋,很奇怪的看着断琴。

    “嗯?不可以吗?”断琴此刻却像个老来还童的老者,很幼稚般的同样歪着脑袋,看着思夜。

    “是吗?父亲大人,你得先告诉我,不可以是啥意思,然后我才能告诉你是否是不可以。”思夜又将脑袋歪到了另一边。

    “是么?小鬼,那你先问问你母亲,你是怎么出来的,然后再问我什么叫可以不可以。”断琴用手指在思夜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也把脑袋歪到了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