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痴念咒的厉害

断弦情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org,最快更新万古梦谭最新章节!

    不经意间,怀桂被雨茉的痴情所打动,一丝寒意,从脚底的涌泉穴一直上窜到头顶的百会穴,又沿着任督二脉扩散到全身六百万亿个细胞之中。一个寒颤差就让断琴忘记了自己是谁,而只记得自己是怀桂。

    怀桂走了过去,轻扶起雨茉,伸出右手平摊着,瞬时,一手金黄色的桂花,一个闪光,变成了一张膏药大小的金色薄膜。他将这张薄膜贴在了雨茉的伤口处,和雨茉的皮肤紧紧相贴。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薄膜就完全融入雨茉的体内而失去了踪影。此时,雨茉的伤口已经完全康复,同没受伤之前一样,皮肤光滑细嫩,没有半点儿痕迹。

    “谢谢哥哥。只是体伤易好,心伤如何能好?”雨茉向怀桂还了一个礼,脸上表情依旧凄凉无比。当她说到心的时候,地上的小树苗颤抖了一下。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你自己懂得放下。放下,方可有你自己的未来。如此的偏执,伤的只是你。他不会知道,也不会心疼的。”怀桂遥指着黑石洞的方向。

    “过去的路深深浅浅,往昔的事真真假假,吃下去的味道五味俱全。哥哥一个局外人,怎可知道我的心酸是由多少血泪谱写而成?”雨茉湿润着双眼,迷离的看着怀桂。

    “谁说我是局外人。我一直都爱着你,难道你不知道吗?”在断琴附身于怀桂之前,怀桂一直在爱着雨茉。

    “但你应该知道,我爱的一直是他,一直都是,从来都不曾改变过。”雨茉转过身去,不敢看着怀桂,怕看到他的难过而有半丝愧疚。

    “是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也知道,他不爱你,一直都是。”

    “哥哥,请不要让我重复。我不爱你,也一直都是。”

    “问题是,这和我爱你有什么关系呢?”怀桂把雨茉拉到自己的跟前,迫使她面对面的看着自己。

    继续说着:“爱,可以是单相思。明明白白告诉你的一种单相思。可以是暗恋,在你不知道的角落里默默地关注着。可以是两情相悦,彼此都爱着对方。但不管是哪一种形式,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有半毛线关系。你可以选择接受,可以选择拒绝,也可以选择沉默。但我爱你,这件事情,并不在乎你会给我什么样的回答。”

    怀桂将雨茉的手放在他心脏的位置:“我可以傻乎乎的在一个很小的角落里,默默地关注着你,为你的快乐而快乐,为你的伤心而伤心。不需要你的认可,更不需要你的回复。也不会因为你爱着别人而心里觉得别扭,因为你不爱我,跟我没有半点儿关系。而我在乎你,就能因为看到你的幸福而倍感幸福。”

    怀桂关注了一下雨茉的神情,把雨茉的另一支手放在了他的脸上:“我就是这样一个傻得可笑的树。爱我所爱,但绝不强求,更不知道什么叫吃醋。因为你的幸福远远高于嫉妒之上。如果你爱他能感到幸福,我也同样会感到幸福。可如今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

    雨茉看着怀桂,沉默了片刻。几乎快要感动了,眼睛了柔和的目光。正在此时,她突然浑身疼痛,蜷缩在地上,她背上的那个“痴”字又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着。当然,那个字只有念力界的人才能看得见。怀桂四处张望了一下,希望可以根据雨茉身上的这个字来确定痴念力所在的位置。只是一切都徒劳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除了这个在雨茉身上发光的字,一无所获。

    怀桂实在是不忍心看着雨茉那么痛不欲身,满地打滚,一会儿变成人形,一会儿变回茶花,大汗淋淋的在尘土中撕声力竭的吼着,吼得方圆十里都跟着一起颤抖。

    怀桂将雨茉搀扶着盘坐在地上,想要施法,也减轻雨茉的痛苦。不知为何,反而事得其反,怀桂越是施法,雨茉疼得更厉害。

    太极护念见怀桂忘记了使用念力球,便知道念力主又失忆了。他用心语对怀桂说:“主啊,让我帮你恢复记忆吧,你就好帮助雨茉了。”

    “你是谁?谁在跟我说话?”怀桂转着圈的看,也没找到半个影子。

    太极护念从怀桂头上飞下来:“是我呀,你的护念,我有办法帮助雨茉。让我先帮你增加功力。”

    “好。”怀桂同意了。

    太极护念为怀桂恢复了记忆,才让附身于怀桂的断琴想起自己是谁。

    无奈之下,断琴只好拿出念力球,给雨茉施以念力。只见,念力球在雨茉的头上空悬着,并高速旋转,转到整个彩色球已经看不出颜色,只有一个光团。甚至于快到看不见是在转动。但根本无法平衡雨茉的七情六欲,让她不再痛苦。

    统治各界的主,如今也遇上了*烦,不知道如何下手。最后就只能用念力让雨茉忘记了刚才对怀桂的那一丝不起眼的感动。

    本想同时施念让她忘记黑石洞那个五眼怪,心里那样是否可以破除痴念力在雨茉身上下的咒念。不知为何,有一层屏障挡住了。当然,这难不住念力主。可当念力加大的时候,发现雨茉会一点点儿的衰弱,甚至于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只有打住,仅仅抹去了刚才雨茉与怀桂的对话。

    终于,雨茉不再像刚才那么痛苦。她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知所以的问:“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咋没注意呢?我刚才怎么躺地上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雨茉一边用手一挥,清除了身上的尘土以及汗腥味,要知道雨茉是最喜欢干净和漂亮的。一边问着怀桂。

    “我,我,我刚到,是你刚才在这里修炼,显些走火入魔,是我帮你恢复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你片段性失忆吧?也没什么,反正也没什么大事。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怀桂不知道如何解释,心里也不知道如何解决雨茉的痛苦,只好离去。想换个身份去黑石洞会一会那个五眼怪,看不能从他那里找到平衡雨茉的痴。

    而雨茉继续呆坐在那小树苗的旁边,一边饮着茶,一边咬破了手指,在一块丝帕上写着:

    孤而不独,是那碎梦缠绕在心间,奚落的碎片,如秋风剪断的雨帘,一点一点流进了心田。

    有往昔的相伴,单身饮茶而醉,醉眼成双欢。

    寂而不寞,是那梦中的相伴,秋菊的盛开,如那手指点亮的夕阳,染醉了半片天,一片一片,妩媚的花瓣,渲染了不寞的梦恋。

    你,五眼怪,依旧如一,在我的梦里徘徊。每一个梦都舞着我们俩的天上人间。

    --永远爱你的雨茉